周德奋内幕交易金一文化浮亏1.08亿 被罚60万

  • 时间:
  • 浏览:17

10月9日,证监会披露了行政处罚决定。

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审理了周德芬在北京金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艺文化)的内幕交易案件。发现周德芬有以下违法事实:

一、内幕信息形成与公开过程

根据公司的战略发展,金艺文化一直在布局产业链,为公司未来的发展储备战略收购目标。自2015年起,金艺文化董事长钟某联系深圳市卡尼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尼珠宝)、成都天心洋黄金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天心洋)等公司,进行一系列收购谈判,推动金艺文化重大重组。

2015年4月,据钟的朋友、深圳市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宝)总裁周德芬介绍,钟与成都天心洋联系,成都天心洋实际控制人杨表示有意合作。

2015年5月初,钟与卡尼珠宝控股公司深圳市卡尼小额信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尼小额信贷)达成收购意向。

2015年6月初,钟与卡尼珠宝、成都天心洋等公司达成收购意向。

2015年6月8日,中牟与金艺文化首席财务官范某某沟通,要求他从技术上思考如何完成收购;7月初,钟还洽谈了另外两个项目。谈判过程中,钟要求范某某对相关目标企业进行评估。

金艺文化于2015年7月7日宣布重大活动暂停。然后中介入市,否决了成都天心洋等三个项目。此外,另一家公司未能达成协议。

2015年8月6日,金艺文化宣布,计划于7月7日停牌的重大事件为重大资产重组。10月13日,金艺文化公布《北京金一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草案)》及其摘要,收购对象为卡尼小额贷款,交易对价4.8亿元。10月21日,金艺文化复牌。

为实施战略布局,金艺文化拟收购成都天心洋、卡尼小额贷款等目标,最终完成对卡尼小额贷款的收购,属于2005年第67条第2款第2项所述“公司重大投资行为”,构成2005年第75条第2款第1项所述内幕信息。内幕信息将不迟于2015年4月30日形成,并将于8月6日公开。钟某、周德芬等人为内幕消息知情人,钟某、周德芬至迟于2015年4月30日知晓内幕消息。

二、周德奋知悉内幕信息的具体情况

周德芬和钟相识多年,私交和业务往来良好。郝跃珠宝是金艺文化的主要供应商之一。周德芬和钟交往频繁,见面和交谈频繁。两个人在一起谈业务发展,谈战略。周德芬清楚锦衣文化的发展战略,明白锦衣文化应该进行一系列资产整合、资产收购和资产重组,以优化锦衣文化。

自2015年以来,金艺文化董事长钟某为实施金艺文化战略布局,进行了一系列收购谈判,推动了金艺文化的重大重组。周德芬给钟某介绍了很多资产,包括成都天心洋。2015年4月,钟与成都天心洋杨洽谈收购合作事宜时,周德芬在场。

2015年6-7月,周德芬与卡尼珠宝董事长钟、黄吃饭时,周德芬询问最近钟收购资产的情况,是否顺利,钟表示可以,感谢周德芬推荐资产;此外,三人还谈到了金艺文化与卡尼小贷的合作。

周德芬和钟经常见面,谈业务发展和战略,所以周德芬知道金艺文化要进行资产整合、资产收购、资产重组等一系列发展战略。同时,通过对拟收购标的的推荐以及事后向钟询问资产收购事宜,周德芬了解到锦衣文化拟收购成都天心洋、卡尼小额贷款等一系列重大重组事项的内幕信息

根据获得的社会保险数据,杨默红、范、盛、美均为珠宝的员工,周德芬实际控制着上述四人证券账户中“金艺文化”的交易。

(1)“杨默红”证券账户于2011年6月23日在广发证券深圳田敏路营业部开立。2015年7月1日、2日、3日、6日,周德芬突然向该账户转账4200万元,立即用于购买“金艺文化”,共计617125股,成交额4198万元。2015年7月7日停牌时,证券账户仅持有“金艺文化”一只股票。

(2)“范”证券账户于2011年6月27日在广发证券深圳路营业部开立。2015年7月1日、2日、3日、6日,周德芬突然向该账户转账1780万元,立即用于购买“金艺文化”,共计253877股,成交额1779万元。2015年7月7日停牌时,证券账户仅持有“金艺文化”一只股票。

(3)盛证券账户于2015年4月16日在海通证券深圳市三路营业部开立。2015年7月2日、3日、6日,周德芬突然向该账户转账4650万元,立即买入“金艺文化”,共计621975股,成交额4197万元。2015年7月7日停牌时,证券账户仅持有“金艺文化”一只股票。

(4)美证券账户于2015年4月20日在海通证券深圳市三路营业部开立。2015年7月1日、2日、3日、6日,周德芬突然向该账户转账4580万元,立即买入“金艺文化”,共计650796股,成交额4308万元。2015年7月7日停牌时,证券账户仅持有“金艺文化”一只股票。

截至2018年10月29日,上述四个证券账户均无出售“金艺文化”股份,账面总损失108,364,822.52元。

三、周德奋控制多个证券账户交易“金一文化”情况

一是“吴某盛”、“陈某美”证券账户的开户时间与内幕信息的形成和变化相一致。“吴某盛”和“陈某美”证券账户于2015年4月新开,均在海通证券深圳市华福三路营业部开立。开业时间与金艺文化收购成都天心洋的谈判和共识一致。

第二,资金转移的时间与内幕信息变化的时间一致。“杨默红”证券账户于2015年7月1日、2日、6日转入4200万元;“范某某”证券账户于2015年7月1日、2日、3日、6日转入人民币1780万元;“陈某美”证券账户于2015年7月1日、2日、6日转入人民币4580万元;2015年7月1日、2日、6日,盛证券账户划转至人民币4650万元。

第三,买入时间与内幕信息变化的时间一致,是集中大量买入,时间短,金额大。周德芬在停牌前连续4个交易日使用“杨默红”、“范”、“吴某盛”、“陈某美”证券账户内的几乎全部资金买入“金艺文化”,买入坚定,买入时间精准。

第四,“杨默红”“范”“吴某盛”“陈某美”的证券账户买入一只股票,只交易一只“金艺文化”的股票。

四、周德奋控制多个证券账户交易“金一文化”行为明显异常

根据周德芬及其前秘书钟某某的笔录,“杨默红”、“范”、“吴某胜”、“陈某美”证券账户中的资金是由珠宝董事长(周德芬之父)周默厚安排的,上述资金是周默厚及其家人或珠宝的资金。

上述违法事实有相关人员查询记录、相关账户开户信息、相关账户交易信息、相关银行账户资金流向等证明。

我认为,根据《证券法》(公司字[2007]第128号,以下简称《证券法》)第三条的规定,“对于拟上市公司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交易对手及其关联方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或主要负责人)、聘请的专业机构和机构、参与制定、论证、审批的相关机构和人员, 以及提供咨询服务并因业务往来知晓或可能知晓该事项的相关机构和人员(以下简称内幕信息知情人),在相关事项依法披露前负有保密义务。 在对上市公司股价敏感的重大信息依法披露前,任何知情人不得披露或披露该信息,不得利用该信息进行内幕交易。周德芬是一个因为业务往来和推荐对象而知道内幕的人。因此,根据2005年《关于规范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及相关各方行为的通知》《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其他情形》第七十四条第七项规定,周德芬是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知情人。

周德芬和钟经常见面,谈业务发展和战略,所以周德芬知道金艺文化要进行资产整合、资产收购、资产重组等一系列发展战略。同时,通过推荐拟收购的标的,以及事后向钟询问资产收购事宜,周德芬了解到锦衣文化拟收购成都天心洋、卡尼小额贷款等一系列重大重组事项的内幕信息,最终完成对卡尼小额贷款的收购。内幕信息披露前,周德芬指示其前任秘书钟某某通过“杨默红”等4个证券账户购买金艺文化2143773股,成交额为144831970.87元。相关证券账户交易明显异常,且无合理解释。

周德芬的上述行为违反了2005年《通知》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202条所述的“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知情人或者非法获取内幕信息、在证券发行交易前买卖证券或者披露对证券价格有重大影响的其他信息”的行为。

周德芬在他的辩护材料中提出:

第一,周德芬并非本案所涉内幕信息的知情人,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周德芬知晓内幕信息。而且证监会没有对相关人员进行彻底调查,调查程序存在明显瑕疵。

中国证监会仅认定周德芬凭借其两份讯问笔录向钟某推荐成都天心洋项目,并未对成都天心洋实际控制人牟阳进行调查,也未对周德芬本人进行核实。所以钟某的审讯笔录是隔离证。

第二,周德芬并未实际控制“杨默红”、“范玄默”、“吴某盛”、“陈某美”的证券账户买卖“金艺文化”股票。

根据中国证监会2016年5月11日对钟某某的笔录,购买“金艺文化”是受周默侯指示实施钟某某的,资金也是由周默侯划转的。钟某某买后告诉周德芬。“吴某盛”和“陈某美”的证券账户也是由周默侯指示钟某某开立的。

第三,周德芬不属于内幕交易行政处罚的范围,因此确定周德芬为内幕人士没有法律依据。

根据2005年《证券法》第74条第7项、《证券法》第3项规定,中国证监会认定周德芬为因业务往来知悉内幕信息并推荐标的物的人。《证券法》是部门规章,应该由行政长官签署,《通知》不是行政长官签署,没有法律效力。因此,中国证监会认定周德芬为内幕人士没有法律依据。

第四,本案的处罚存在程序问题。

由于周德芬涉嫌构成内幕交易罪,中国证监会已将此案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经审查,中国证监会认为,第一,中国证监会已经进行了全面、客观、公正的调查,案卷证据足以证明周德芬是内幕人士。除了钟德芬在不同时间点所做的两份确认周德芬通过推荐对象知道内幕消息的询问笔录外,珠宝董事长钟德芬与黄的询问笔录也确认了周德芬知道内幕消息的事实,即2015年6月至7月,周德芬与珠宝董事长钟德芬、黄共进晚餐时,周德芬询问钟德芬最近的资产收购是否顺利。钟说可以,感谢周德芬。此外,三人还谈到了金艺文化与卡尼小贷的合作。因此,根据档案证据,证监会可以认定周德芬是内幕信息知情人。

此外,根据案件需要,中国证监会有权向与被调查事件有关的单位和个人查询,进行全面、客观、公正的调查。

综上所述,周德芬这种说法中的论点无法成立。

二、卷宗证据足以证明,周德芬实际控制“杨默红”、“范”、“吴某盛”、“陈某美”证券账户进行“金艺文化”交易,钟某某在我会2016年5月12日制作的查询记录中,根据周德芬的指示,承认其进行了“金艺文化”交易。因此,周德芬在这份声明中的辩护不能成立。

第三,周德芬属于内幕交易行政处罚范围,我会认为周德芬是有法律依据的内幕人士。

根据《通知》第三条“对于可能影响拟上市公司股价的重大事项,上市公司及其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交易对手及其关联方及其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或负责人)、聘请的专业机构和管理人员、参与制定、论证、审批等相关环节的相关机构和人员, 以及提供咨询服务并因业务往来知晓或可能知晓该事项的相关机构和人员(以下简称内幕信息知情人),在相关事项依法披露前,有义务予以保密。” 周德芬是一个因为业务往来和推荐对象而知道内幕消息的人。因此,根据2005年《通知》《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其他情形》第七十四条第七项规定,周德芬是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知情人。

从法律效力来看,《关于加强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工作的意见》是中国证监会制定的规范性文件,《通知》已经在证监会官网发布,属于公开信息,具有普遍约束力。因此,《证券法》中关于内幕信息范围的规定符合2005年《通知》第74条第7项“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其他情形”,中国证监会认定周德芬为内幕信息具有法律依据。因此,周德芬在这份声明中的辩护不能成立。

第四,截至本行政处罚决定作出时,周德芬仍无法提供其正在被追究刑事责任的证据,证监会未收到公安机关的通知。因此,中国证监会驳回了周德芬关于暂停行政处罚程序的陈述和申辩。

综上,证监会驳回周德芬的陈述和答辩意见。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根据2005年《通知》第202条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责令周德芬依法处理违法持有的证券,并处以60万元罚款。(正文/新浪财经郝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