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丹担任花滑青训基地总监督:政治身份在变 追求不变

  • 时间:
  • 浏览:23

教师节那天,张丹在社交媒体上发微博感谢姚斌教练。作为姚斌最好的弟子之一,张丹现在已经是老师了。2004年8月22日,张丹花样滑冰青年训练基地成立,张丹担任青年训练基地总监。从花样滑冰运动员到教练,再到舞者,再到总督导,身份都在变化,但张丹对花滑的热爱却不变。

1998年10月,张丹在世界青年大奖赛北京站获得了她的第一个双人滑冰冠军,然后她和她的男伴章昊开始了14年的金牌和银牌争夺。与申雪/赵宏博、庞青/童剑一起被称为中国“三大双打”。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俄罗斯队托特米亚尼娜/马林的出色表现给张丹/章昊带来了压力,后者接过了冲金的任务。短暂的节目结束后,他们决定在自由滑中试一试,并在投掷后做了以前比赛中没有人做过的跳跃。伴随着背景音乐,张丹和章昊展开了对金牌的最后冲击。然而,当张丹被章昊抛出时,意外发生了。张丹失去平衡才转身。他重重地摔倒在冰上,滑进了挡土墙.现场有人惊呼,但音乐再次响起后不久,张丹就坚强地站了起来。在完成艰难的两周半的跳跃后,他在冰面外跳了三周。小图和背景音乐《龙的传人》的共鸣打动了观众,最终赢得了一个珍贵的。

带着遗憾和希望,张丹/章昊开始了新的准备,但在备战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时,张丹突然开始“二次开发”,身高迅速从1.62米跃升至1.70米。她和她的伴侣章昊多次出现协调失调,他们开始生病和受伤。“伤病频发,两个人很难继续下去。其实运动员对自己的成绩和训练条件都很熟悉,所以他们当时就很清楚,即使我们继续勉强,也不会有特别好的成绩。所以,2012年,我选择了退休,希望能在还年轻的时候,多尝试生活,多工作。当时我就意识到可能很难再去想往上走的事情了,所以我不妨选择让伴侣努力,为自己寻找更好的未来和未来。”张丹在接受采访时说。

退役后,张丹一直致力于花名册的推广,让更多的人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接受并爱上花名册。“刚退役的时候,我是做教练的,但是我发现我想做的不仅仅是教几个孩子学滑冰。后来,我收到了万宇方菲的邀请。他们想演冰舞剧。我觉得比较有意思,就来了。”张丹说。虽然也在冰上表演过,从退役运动员到冰上舞蹈演员,但张丹经历了难以想象的坎坷。跨界转型为舞蹈演员,张丹表示,她不确定这是自己事业的正确选择,但她会为自己的选择而努力。“经过长时间的休息,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大的训练量了。而且每天排练,尝试新事物,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不过张丹从中收获不少,整部剧都是这样安排的,让她有了回归游戏的感觉。

制作人于飞表示,《踏冰逐梦》最初的灵感来自张丹的经历,这也还原了张丹2006年都灵冬奥会的场景。所以张丹演《叶瑶》很合适。“事实上,每个运动员都可以在叶瑶找到自己的影子。比如她在地方队练的时候,觉得自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进了国家队,发现还有很多不足需要学习和提高。叶瑶因伤面临退役或继续的选择,也遇到了很多运动员的遭遇。——天天带伤训练。他曾多次想过放弃,但最终,像叶瑶一样,他继续选择努力恢复,继续在球场上战斗。”张丹说。

张丹不仅保持着良好的运动状态,作为母亲,她还懂得与孩子沟通的技巧,这已经成为她在教学上的优势。现在作为青年训练基地的总督导,她采用了多种符合国际标准的标准化教学模式,而不是传统花滑俱乐部的“一带一带多”模式。9月1日,第一个青年训练营开始,旨在筛选和建立半职业青年后备力量体系,为中国花样滑冰事业做出贡献。张丹说,教学将遵循四个原则:强调规划和总结,强调冰上陆地训练,强调跳跃和细节,强调示范和强调交流。她希望有计划、有针对性的教学能帮助孩子突破瓶颈,快速提高综合实力。

“我希望张丹花样滑冰青年训练基地的建立将成为一种推动,让所有学习和热爱冰上运动的学生都能学到东西,成为自己的冠军。”张丹说:“不做职业运动员是不是意味着放弃花样滑冰?这是困扰很多家长的难题。我们建立青年培训基地是为了给处于困境中的父母一些帮助,不仅注重结果,而且注重过程。花样滑冰会对孩子的身体素质、身体气质、音乐欣赏和协调能力产生积极的影响。学习花样滑冰不仅仅是为了成为一名运动员,更是为了给孩子一个认识自己、展示自己、提高自己的空间。”(转自《中国体育报》 01版10月14日)

(负责编辑:王程程_NB12651)